命:2则平民百姓所诉真实算命故事!

Y生活店 551浏览 94

命:2则平民百姓所诉真实算命故事!

  百姓一:全部是真人真事,看到的人可以体会到风水作用是多幺的巨大。

  此事得先从我母亲的大伯也就是我的大外爷说起。

  我大外爷结婚后,大姥姥怀孕几次生的都是怪胎,大外爷求神拜佛什幺都做了也不管事。大姥姥又一次怀孕时,大外爷听说在河南有一位比较有能力的风水先生,就请来给看风水。老先生看完后,(此处用老先生是以便和后面他的徒弟区分开来。)告诉他如果再生一个怪胎,就要大外爷在某个深夜把怪胎抱到乱葬岗,用铡刀铡了,然后不要回头一直回家,以后会有三个健康的儿子。

  这次果然又是个怪胎,大外爷按老先生的话去做了。回家后,家人发现他裤脚上有三滴血。

  从那以后,大外爷果然得了三个健康的儿子,且个个帅气有能力,其中小儿子还当上了县某部部长。

  大外爷去世时,又去请这位风水老先生来点地,谁知老先生已经仙逝。但他带了一个徒弟,当时也就是不到40岁,就把他这位徒弟请了来。这位徒弟先生现在也60多岁了,很平常和善朴素的一个老头,就在河南省永城市某镇。

  当时此先生到大外爷家后,只用一晌的时间,看了几处后点了一块地,在地上画了个十字,说,以这为中心,头朝北,不要靠前也不要靠后,房房都发。靠前一步对老大家不利,靠后三步对老小家不利,挖到硬地就不要下锹了。

  当时大外爷的老小家在县里,先生点地的细节他不清楚。

  开挖穴井时,挖到了硬地,但见一条呈东西向黑油油的泥土,横穿穴底而过。众人皆惊叹不已。

  大外爷葬后不两年,三儿皆发,老小在县里仕途风顺,连连升级,老二做生意发财,老大也当上了当地小集子上的书记。是当地的一霸。

  但两年后,不幸的事发生了,老小家当时有两女一儿,儿子已经考上大学,长相帅气,身体健康,且是学校篮球队的对员,但突然患上癌症,不一年便去世了。

  老小家的媳妇不知从哪儿得知点地时的细节,回到老家大闹了近十来天。

  此是前话。

  再说我大舅因病去世几年后,大舅家所在的小集子上有人请这位河南的先生来看风水,看完后,经过大舅的坟,就问先生说:「你看这个坟昨样?」先生并不知道这个坟是谁家的,先生看了一眼说:他家有一个儿子丢了,现在还在外面。

  请先生的人暗暗佩服。

  实际上我大舅是个小学教师,直到去世后好些年家里很都穷。有四个儿子,二儿子十几岁时无故丢失,一直没有音信,(后来才知道自己出走,想自己去闯蕩,但一直没有发展,觉得无脸面,就一直没有和家里联繫)。

  大舅的几个儿子没有什幺技术,也不会做生意,直到舅妈因病去世时家里都很困顿。

  请先生的人过一天给我舅妈说了先生讲的事,说她的二儿子还在外边。舅妈很是激动,让三儿子用车子拉着她走了几十里路去了先生家。(当时舅妈也因病行走不便了)问先生二儿子能否回来。

  先生说:你是见不到他了,等你百年之后,在你坟头了埋两把葱,过两年他自己就回来了。

  舅妈去世前一直不忘埋葱的事,一再交待。

  舅妈下葬时请的是这位先生,舅妈是和大舅合葬的。大舅家的老四没有忘记在舅妈的坟头上埋了两把葱。

  舅妈葬后,大儿子三儿子都出去打工,现在皆有百万之产。四子接大舅的班,成为小学教师,其妻在小集镇上做服装生意,每年也有三四万的收入。

  最神的是舅妈去世两年多,二儿子竟打来了电话,是打到小集子书记那儿的,也就是上面讲的我大外爷的大儿子家的,说过两天想回来。(他是查到镇里的办公室电话号码再问小集子的书记的号码,是想让书记联繫一下大舅家的人,没想到书记是一个门里的。)

  风水之术不虚假,预测技术也不虚假,就看有没有真功夫了。

  真正的高人多在民间。

命:2则平民百姓所诉真实算命故事!

  百姓二:我给大家讲一些亲身经历的风水故事,绝对真实的。

  毛.泽.东在1966年决定在湖北石堰的上方建一个大水库也就是现在的丹江口水库,那一年有30万移民移到湖北,在老家的时侯有一家姓高的家族人丁兴旺,一家子老老小小有10号几人,因为那时移民到湖北荆门,说实话当地的老百姓是并不愿意的,因为不但要把自已的一部分地分出来给移民用种,还要拿一部分地出来给移民建房子,当地政府为了减轻当地老百姓的压力,就把当地人的一些很老的坟场给平了给移民建了房子。

  那时侯的房子建的全是土胚房地基几呼是不用下很深的,这个高家移民下来之后,不到几年时间家里人丁逐年递减,最后剩下七个人了,听我奶奶说,有的是在河里洗躁淹死的,有的是摔死的,有的是脑溢血,那个宅子他们住了将近有15年了,当然这15年中家中也有结婚添小孩的,也有过世的,慢慢的他们发现了一个规律,就是这个宅子里住的人总是不会超过8个人,超过就有人会出意外去世。

  81年我们那里刚好分田单干,人们有了自已的地和菜园子,高家以前在老家时种西瓜种的非常好,那一年夏天有一个以前被打成右派的老家的人流浪到了高家门口,当时高家并不知道这是一个高人,以为是个普通的人了,高家人心肠也很好,一听是老家的口音,又搬登子又切西瓜招待别人,中午还留了别人在家里吃饭,很真诚的。

  后来这个走的时侯,对高家的人说,这个宅子西北角下面压了一块石碑,必须把它挖出来,否则家里人丁总数不过8,当时他们并没有立刻拆房子,因为家里人丁数稳定了几年,84年的时侯家里重新盖了房子拆老宅的时侯,家人果真在西南角的地基底下挖出了一块石碑,可能是当年当地人平坟时碑倒了就那幺匆匆掩埋了,高家的人挖出了碑又找了一个好地方,把碑立了起来,放了炮烧了香.之后高家就再也没有出什幺意外的人亡之事了。

  高家和我奶奶他们是老亲,这事我奶奶经常讲起。顺便说一下这个高人,这个人姓马,全名我就不说了,他以前在老家是教高中语文的,他在的那个校我爸知道,因为后来被打成右派就在外跑江湖,以算命看风水为生。我讲这事啊,是想告诉大家如果高家是个冷漠的人,也许这个高人就不会给他讲宅子下面有个碑了,所以人在世上要积德行善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