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中风‧女患癫痫‧无良妈妈捲走义款

Y生活店 468浏览 83
丈夫中风‧女患癫痫‧无良妈妈捲走义款(吉打‧亚罗士打13日讯)因中风而四肢无力的张姓男子申诉,他的前妻利用病重女儿的病情博取民众的同情,到处向善心人士筹募医药费后,不但未替女儿治病,反而捲走这笔义款。如今,男子因中风而自身难保,8岁女儿的病情则日益严重,不但癫痫症频频发作,右眼视觉逐渐模糊,同时更陷入神志不清的情况,智商犹如一岁孩童,但为人母者却下落不明,对女儿的病情不闻不问,让这对父女陷入水深火热的困境中。这对父女都曾经易名,小女孩张如怡易名前的名字为张美丽,父亲张博翔(44岁)易名前则叫张国强。左眼失明右眼看不清两年前,张如怡不幸患上地中海贫血症、癫痫症和左眼失明,近年来的病情更是反覆。“最近,如怡的病情开始日益严重,整个人已经陷入神志不清的状况、右眼视力开始模糊且双脚无力。”她的父亲张博翔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他的前妻在四五年前带着这名幼女如怡搬离至加央,但前年如怡不慎从楼梯高处跌滚落地面,头部受伤,前妻却没有及时把如怡带去医院检查。“后来,如怡患上癫痫症,经过医生检查,发现如怡的头部有瘀血块压着神经线,结果引发癫痫症,而在癫痫症发作时,又因紧拉着双眼神经线,导致双眼视线模糊。”他透露,前妻在如怡患病期间,曾于带着如怡登报向社会各界求助。女儿癫痫智商如1岁童“但筹到钱后,她不但没有及时让如怡接受治疗,反而还把如怡交给我妈,然后把钱取走。”他说,自从他和妻子离婚后,妻子就鲜少回家探访两名女儿,更从未把对外筹获的款项交给他,作为女儿医治的费用或生活费。“今年初,如怡的癫痫症减少发作,病情开始好转,情况受到控制,所以医生也减少药物份量,希望她可以不太过于依赖药物之下逐渐康复。可是,今年7月开始,她的病情又开始复发,一週至少癫痫症发作四五次,而且右眼的视力也逐渐模糊,后来更陷入神志不清、喃喃自语的状况,智商犹如1岁孩童。”目前,张博翔与70岁高龄的母亲廖秀环、弟弟以及2名女儿,一家五口居住吉北安南武吉市镇。女儿腿无力需抱着如厕“以前,在如怡患病期间,她偶尔还会叫声‘爸爸、阿嬷吃饭’,现在,她完全没这幺叫我了……”不会再喊爸爸患病女孩的父亲张博翔说,女儿如怡在病情恶化后,不但双腿无力走路,更须由家人背着或抱着她上厕所或外出。“因为药物的副作用,如怡也经常无法入眠,晚上一直喃喃自语或吵闹着,我心疼她的痛处,所以唯有牺牲睡眠陪伴着她。”他说,他的两名女儿,即如怡和另一名11岁长女,现在都由70岁的母亲廖秀环照顾,晚上他放工后,就由他自己照顾。易名盼女儿痊癒张博翔说,医生曾向家人透露,由于如怡患上癫痫症的类别属稀有情况,目前暂时不需要动手术,但必须依靠药物控制病情。而日后是否能够痊癒,也要看女儿未来的造化了。须靠药物控制病情“去年,经过算命师指点迷经后,我决定把女儿的名字改为‘张如怡’,希望她的病情能早日痊癒。”他告诉记者,他因为去年中风,导致四肢无力,背部疼痛,根本无法独自背着女儿去医院复诊,“所以我的弟弟就帮忙我,两个人合力带我女儿去医院。”70岁祖母照顾病孙女患病女孩张如怡的祖母廖秀环(70岁)说,她的前媳妇将小孙女如怡送来给她照顾时,病情还未恶化,当时如怡还到住家附近的循然华小就读一年级,不料在下学期时,小孙女的病情突然恶化,现在都无法上学了。她声称,她的前媳妇曾经接受算命师的指点,听说如怡将来的前途无量,所以漏夜前来她的住家把如怡带走,没想到,却在如怡生病后把如怡带回夫家,交给她和儿子照顾。她告诉记者,她过世的丈夫留下一间小型杂货店及麻将营业执照给她,所以她现在每天的生活除了打理生意外,也要照顾两名孙女的生活起居。“其实如怡很乖巧,极少大吵大闹,平常都只躺在卧椅上休息睡觉或喃喃自语。”她心疼的说,虽然儿子张博翔去年中风,但仍然很坚强,每天努力工作养育两个孙女。“他每天放工后要照顾女儿,週日没上班时,也要带如怡去医院复诊,我看了也觉得很难过。”光明公益金助筹获2万病情日益严重的8岁女孩张如怡(易名前叫张美丽),去年在本报《光明公益金》的协助下,成功筹获1万9549令吉35仙,全数义款作为“张美丽医药基金”。当时,《光明公益金》暂时把筹获的义款交由吉玻刘关张赵古城会,并委托该古城会以按月份发的方式,从2009年8月起至2012年5月,每月将600令吉义款汇入张如怡的户头,给张如怡作为其生活费及每月开销所需,以确保这笔义款得以善用,让张如怡儘早就医。不料,如今却突然爆出如怡母亲藉女儿的病情,自行向外筹款后拿走善款的事件。‧2010.09.13